(全本)万古神帝丁烈江寻月-万古神帝囚山老鬼大结局

发布时间:2019-07-09 11:32

丁烈江寻月是《万古神帝》的男女主,网络作家囚山老鬼最新力作,由本文学为书迷推荐阅读,万古神帝小说大结局前精彩内容:很快,灰色的灵脉快速的亮起白芒,将黑暗映成白昼般,浓郁的灵力,澎湃无比。

万古神帝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万古神帝》在线阅读>>

《万古神帝》精选狗亚app官方

在吴二狗一脸为难的离开之后,丁烈将院子内的东西一件一件拾回,然后一件一件的摆好。

只可惜,那房门是没办法修好了。丁烈有些心疼,早知道刚才就别那么用力了。

对于这个简陋的小屋,丁烈还是有着感情的。这三年来,不管任何苦痛过后,都会回到这间小屋中,俨然已经是一个简陋的家。

做完这些之后,丁烈盘坐在床上,开始修炼。

他现在要做的,便是觉醒沉睡的灵脉。

在进入天剑宗的第一年,他继续帮助江寻月驱除寒毒,导致他的灵脉陷入沉睡,仅剩半条灵脉支撑,沦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废物。

而在血老将《九转道经》传于他之后,他也只是借助这部奇功吸收了凝气丹的全部药力,达到后天七重巅峰,凝聚内劲。

但从始至终,他的灵脉依然只有半条,还未觉醒过来。

并不是丁烈之前不想觉醒,因为觉醒灵脉,需要灵石相辅。当时得到《九转道经》的时候,他并没有灵石。

贺云与王修杰的出现,让丁烈愈发认知到实力的重要性。

在这个世界,没有实力,其他人都会骑在你的头顶拉、屎拉、尿。

强者为尊的世界,身为弱者,这本身就是一种罪。

丁烈现在必须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,不仅是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危机,更是要尽快站到江寻月的面前,甚至走到她的前面!

击杀贺云,或许是因为丁烈沉淀在心底的戾气太重,但击杀王修杰,则是出自丁烈的本意。

在杀死两人之后,他心中没有任何的害怕、不适,有的只是无尽的畅快,仿佛将这十几年来的怨气长长的呼出。

“也不知道这些灵石够不够,看来必须要尽快突破到先天之境,不然修炼资源太少。”

丁烈将包袱中的灵石摊在身前,暗自思忖。

没有过多的犹豫,拿起第一枚灵石,闭上双眼,开始内视。

在一瞬间,丁烈进入到一片黑暗之中。在黑暗的深处,闪烁着点点光芒,宛若星辰。

丁烈知道,那就是自己的半条灵脉。

这半条灵脉在黑暗中散发出强烈的光芒,艰难地撑起一小片天地,为黑暗带来一束光明。

最先感应到的,便是连接在这半条灵脉之后的另外一半条灵脉。

此时,那半条灵脉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,若不是因为前半条灵脉是亮着的,估计都难以看到。

丁烈凝神,控制着自己微弱的灵识,飘向那灵脉。

轰!

当丁烈临近之后,才能感受到灵脉之上孕育的磅礴灵力,如同一股股大江浪潮,拍击而出!

灵力一波又一波地冲刷着丁烈的灵识,让他的感官都变得无比清晰。

丁烈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洗涤一般,浑身舒泰。

“好浓郁的灵力!”丁烈整个人都徜徉在灵脉之中,享受无比。

丁烈停留了片刻,便沿着这条灵脉,朝着下方游去。

在那里,才是沉睡的灵脉,他的目的所在。

一会儿后,丁烈终于来到了灵脉的尽头。

在他面前,有着一条灰色的灵脉,宛若巨龙盘踞,沉睡在此,静候他的到来!

“一定要成功啊!”丁烈的心中,出现一丝丝紧张。

如果不能觉醒灵脉的话,依然只能算是个废物,无法进行后续的修炼。因为一个修士最重要的便是灵脉。

之前,丁烈拥有五条灵脉的时候,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,便修炼到后天三重。后来只剩半条灵脉之后,用了三年,却只是从后天三重初期到后天三重中期。

灵脉的重要性,可想而知。

重新觉醒灵脉,再加上《九转道经》的强大,丁烈相信,要不了多久,他就能进入内宗!

灵脉的觉醒,不容有失!

盏茶时间过去,那条灰色的灵脉却没有任何觉醒的迹象,一如既往的,带着浓浓的死气,仿佛已经废去。

丁烈的额头上浮现出一丝汗迹,脸色有些苍白。

良久,他睁开双眼,吐出一口浊气。

他手上的那枚灵石,已经变得灰白,与普通石头无异。

“难不成是方法不对?”丁烈眼神疑惑。

他记得父亲跟他说过,要想觉醒沉睡的灵脉,只有吸收灵石中的灵气,再借此感应灵脉,从而达到共鸣,如此才能觉醒。

“灵石太少?”丁烈看了身前那堆细碎灵石,眉头微皱。

“老子就不信了!”

丁烈一发狠,所幸将全部灵石都抱在手上,再次进入到那黑暗世界中。

那半条灵脉一如往常,发出蒙蒙白光,照耀一方。

丁烈这次没有停留,沿着刚刚的路线,来到沉睡的半条灵脉之前。

虚无化的丁烈灵识,伸出手来,紧贴着灵脉,轻轻用力。

“嗡!”

一道白色光芒在丁烈的手上亮起。

………

时间缓缓流逝。很快,一个时辰过去。

丁烈从黑暗世界中退了出来,眼神疲惫,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失望之色。

失败了。

所有灵石都已耗尽,然而灵脉却没有丝毫觉醒的迹象。

“灵脉当真无法觉醒吗?”

丁烈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,有些颓废。

灵武大陆,似乎还从来没有人是依靠后天来觉醒灵脉的,都是天生。

只是,之前江寻月在驱除寒毒之后,都觉醒到七条灵脉,这又如何解释?

“既然江寻月都可以,那我丁烈也一定可以!”

丁烈甩了甩头,将脑中的杂念驱除,眼神清亮。

“不妨试试《九转道经》。”

这时,丁烈的脑海中,突然响起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。

“血老?”丁烈惊喜道。

只是,血老在说完那句话之后,便没了声音。

“九转道经……”

丁烈脑中回响着血老刚刚说的话,眼神越发明亮,呢喃道:“我怎么没想到!”

压下心中的激动,丁烈再次进入灵脉的世界。

这一次,他没有用灵石,也没有灵石可用。

当他来到灵脉之前时,猛地吸了口气,《九转道经》运转,伸手贴在灵脉之上。

“轰!”

下一刻,一道恐怖的灵力波动,瞬间冲出!

本来黑暗的灵脉世界,在这一刻,爆发出惊人的光芒。

“成了!”

丁烈心中一喜,不敢大意,继续的运起《九转道经》,要将沉睡的那半条灵脉彻底觉醒!

很快,灰色的灵脉快速的亮起白芒,将黑暗映成白昼般,浓郁的灵力,澎湃无比。

丁烈深深的吸了口气,眼神坚定!

“吼!”

当整条灵脉觉醒之后,宛若活过来一般,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,带着丁烈畅游起来!

灵识被灵脉包裹着,让丁烈得到无尽的灵力,舒畅无比。

这种感觉,简直太爽了!

“原来这灵脉还可以助长灵识。”

将灵识沉浸在灵脉当中,丁烈只觉得每时每刻,灵识都在疯狂的增长着!

“仅仅一条灵脉就这么猛,如果将九条灵脉全部觉醒,那会是怎样一种感觉?”

丁烈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豪气。

想到就做,丁烈没有在停留在第一条灵脉当中,而是朝着旁边探索而去。

之前,他有着五条灵脉,第二条灵脉的位置,他隐约记得。

没一会儿,一条宛若巨大山脉横陈在眼前。

比起第一条灵脉来,第二条更为粗壮,简直就像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天堑般,让人心生渺小之感。

“人的灵脉,到底是怎么生成的,太神奇了。”

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,但丁烈还是有些震撼。

丁烈没有过多的犹豫,伸出手来,贴在灵脉之上,《九转道经》运转开来。

“嗡——”

白色光芒,从他手掌中溢出,迅速在灵脉之上蔓延开来!

“轰——”

澎湃的灵力,从灵脉中缓缓复苏,冲向丁烈!

从起初的涓涓细流,到后面的大江滔滔,连绵不绝,汹涌磅礴!

有了经验之后,丁烈很快就将第二条灵脉觉醒。

黑暗中的灵脉世界,此时已经有了两条巨大的灵脉神龙盘旋,已经不再是一望无垠的黑暗了。

在前两条灵脉的照耀之下,丁烈直接来到了第三条灵脉之前。

“嗡——”

第三条灵脉,觉醒。

接下来,第四条。

“嗡——”

第五条。

“嗡——”

………

仰望着盘旋在头顶之上,犹如五条神龙一般的灵脉,丁烈感慨万千。

两年之后,这五条灵脉,再次亮起!

对于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讲,心路历程,不可谓不艰辛。

望着前方不远处,第六条灵脉,丁烈迈着坚定的步伐,走了过去。

贴在灵脉之上,丁烈心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紧张感,唯有坚定!

《九转道经》早早便已运起。

“轰——”

异变突生,在丁烈运起《九转道经》的一刹那,直接被一股恐怖的吸扯之力,将他的灵识强行吞入到灵脉之内!

同一时间,血纹戒中,那片神秘的血色天地,盘坐在虚空中,那干尸一般的老人,猛然睁开双眸,两道血光冲杀而出,骇人至极。

“他把灵脉带过来了!”

在那血色的瞳孔中,浮现出震惊之色!

下一刻,本来只有丁烈一人的房间内,陡然出现一道血影,沉沉浮浮,虚虚无无,让人看不透彻。

血色人影抬起手来,点在丁烈的眉心处。

“轰!”

一股狂暴无比的吞噬之力,陡然从丁烈身上爆发出来,将房间内的东西扯的到处都是,连房屋都有些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。

弥漫在山涧的一丝丝灵气,受到强大的牵引,朝着丁烈的小院汇聚而去。

这一刻,丁烈全身七百二十个穴位,仿佛化为一个个吞噬之洞,贪婪的汲取着那无尽天地灵气!

看到这一幕,血色人影轻轻挥了挥手,周围的暴乱瞬间安稳下来,唯剩天地灵气依然源源不断的朝着丁烈汇聚而去。

“果然是吞噬之脉……”

血老那模糊的脸庞一阵蠕动,似乎心中被震撼得不轻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便再帮你一把!”血老看了一眼双眼紧闭的丁烈,将丁烈手中废去的灵石拿在手上,随意一扔。

两三百颗碎小的废灵石,井然有序的落在房屋四周,连接在一起,透出一股神秘的味道。

如果阵法大师在此,肯定会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仅凭已经没有灵气的废灵石,竟然可以摆出聚灵大阵!

只可惜,这惊人的一幕,并没有人看到。

在做完这些后,血老看了丁烈一眼,化为一缕血红烟雾,遁入到丁烈左手食指上的血纹戒中。

呼呼呼———

眨眼之间,丁烈的屋子内,已经变成一座灵气氤氲的修炼圣地,浓郁的天地灵气,已经是形成雾状,呼一口气都可以提升多少修为!

地剑山,藏剑峰。

一座熔炉之前,盘坐着一位白衣老者,发须洁白,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仙风道骨的超然之感。

这个时候,这位老者猛然睁开双眼,目光落向外门弟子居住的地剑峰上,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。

“刚刚那丝悸动,是什么……”

咚咚咚~!

却在这时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白发老者回过神来,轻轻拂须,威严道:“进来。”

咯、咯、咯——

厚重的大门打开,一位背剑弟子单膝跪地,拱手抱拳,低头道:“拜见藏剑长老!”

“何事?”

白衣老者,也就是藏剑长老淡淡问道。

“外门弟子贺云,死于龙门山广场之外。”那弟子沉声禀报。

藏剑长老眉头一挑,“这事你们执法处做主就是。”

说实话,他心头有点不满,这点小事也来禀报他,那执法处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?

那弟子犹豫了一下,又道:“王天瀚的弟弟王修杰,也在两个时辰前,死在地剑峰一位外门弟子的院内。”

“那个弟子,叫丁烈。”

说完,那弟子又是垂下头来。

“丁烈?”藏剑长老眉头一皱,有些疑惑。

对于丁烈,他了解的很,一个只有半条灵脉,凡体的废物罢了,上面也要求他打压此人,为那江寻月名声洗白。

只是,这么一个废物,难不成还杀了王修杰不成?

背剑弟子见藏剑长老似乎不信,便将自己所知说了出来:“据丁烈同乡之人吴二狗所说,王修杰,死于丁烈之手!”

powered by 凉山教育科研信息网 © 2017 WwW.lszjyj.com